融园情怀 ( Haihong posted on June 30th, 2013 )

融园的来历

         融园主人是我QQ空间的名字,融园是我家。在好多朋友都说我老土之后,终于偷闲在QQ上开个空间。为空间起名字的时候,想也没多想,就写下了融园主人。倒不是仓促,而是终于有机会把长时间想挂到家门口的名字找个地方挂了出来。
       我本科学文物与博物馆,对中国古典园林情有独衷。后来,终日研读清人笔记,又对那些铭志般的室名别号心有向往。于是也附庸风雅,无论到哪,无论条件如何艰 苦,一定会给自己的住处起名字;室内床头也一定要多少挂些书法字画;后来,附庸的风雅也渐成了习惯。有一次去车站接从未谋面的朋友,没到店里买鲜花,而是 将朋友的名字写在宣纸上,然后斜插一枝丁香,朋友当时没说话,数年之后,却仍然对那支丁香念念不忘,言说信手拈来便是风雅。还有一次,去一位老师办公室, 进去之后,他便让我看窗外的樱花——十一月里一场小雪过后仍然在寒风中瑟瑟绽放的樱花,他什么也没说,我也没说,两人默默地看着那些樱花,一看竟是几分 钟,几乎忘了当天要谈的主题。  
        融园是官人送的礼物;刚搬到融园时,感动于周围树林的郁郁丛丛,曾想过用“环碧”—-一个皇家园林中的名字;又感于周围的清悠,也想用“悠园”。但一直没有定下来。
       那个时候,正怀着儿子。因为一直想要儿子,高龄头胎就得了个儿子,所以心情格外地好;虽然每周只去学校一两次,每次师弟师妹都说我让他们觉得暧融融的,说我周身有一种圣洁的光环;有一位师妹甚至说,我是她见过的最美丽的孕妇。不禁感慨:开心真好!
        后来,儿子出生了,慢慢长大了,一天天的过下来,觉得开心才是孩子最需要的。孩子开心的笑让我们快乐,也让我们重新开始认识生命的意义。渐渐地,觉得开心 也是我们最需要的,而所谓的清悠和风雅不过是锦上的花。于是,决定用“融园”命名新家, 取“其乐融融”之意。我自己便成了融园主人,老公成了融园官人,儿子则成了融园小主人。
       PS:真正风雅的人,无衣敝体也还是风雅。融园主人呢,找几件衣服,上面标着硕大的“风雅”,满街游荡纳喊,也还是甩不掉“附庸”的尾巴。不过,融园小主人倒是风雅天成。即如今晨,拉开窗帘,看到满地薄雪,便手舞足蹈,高声叫着:“Yeah! 我喜欢雪!我喜欢雪!”听到呼呼风声,看到狂摆的枝头和漫天飞舞的落叶,更是雅兴大发:“看啊!那些树也喜欢雪,也在欢迎呢!它们摇着头,洒了树叶,那树叶就是鲜花!”小小年纪,风花雪就都有了!

 

融园今年的工程——畅园、斟月亭

融园主人爱做园艺,官人也迎合着,融园每年都会大大小小有点工程。
所有工程,除了租些机器外,基本上是自己动手。
几年下来,融园后院也便有了些景致。
畅园,是融园的菜园;畅有舒畅之义,也有草木茂盛意。
斟 月亭,还在修建中。目前完工的,只是地基和围墙,地基大约有200sq feet, 是最费工的工程。此工程,初因融园主人想边欣赏融园后园,边工作,又怕蚊虫,起意支个帐篷。买个类似帐篷的亭子回来,融园主人说,若是个亭,意趣更好。官 人也觉得好,便着手修地基。最初只想铺上天然石子,便支帐篷;又觉得石子上可能会引来虫蛇做窝,而且秋天落叶不好打扫,最终决定还是铺砖。现在的状态,只 差铺上细沙,再铺砖就行了,两三天的功夫吧。
亭前现在放工具、玩具箱的地方,会有一个可拆搭的放Grill 的小亭。
官人常笑融园主人不务正业,现在也把自己加进来了,小主人也似乎非常喜欢,想来可能是上梁不正下梁歪吧!
忙着这些工程,融园除了菜地外,四处杂草丛生。

2013-07-28 09.32.06

 

2013-07-29 09.36.20

月声

cel phone 649_副本

竹影cel phone 645_副本a

晨曦

cel phone 612_副本

花径

cel phone 608_副本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op